山东女子因无法怀孕被婆家殴打致死,律师透露被虐待成重度抑郁

admin/2020-11-19/ 分类:科技资讯/阅读:
“我的目标就是要讨回一个公道,让凶手得到一个应有的制裁,让表妹活着的亲人得到该有的补偿,让他们老有所养、老有所依。”11月18日上午,山东德州因无法怀孕被丈夫、公婆虐待致死的方某洋的表哥谢树雷说。 2018年7月以来,出生于1997年的女子方某洋被丈夫 ...

“我的目标就是要讨回一个公道,让凶手得到一个应有的制裁,让表妹活着的亲人得到该有的补偿,让他们老有所养、老有所依。”11月18日上午,山东德州因无法怀孕被丈夫、公婆虐待致死的方某洋的表哥谢树雷说。

2018年7月以来,出生于1997年的女子方某洋被丈夫张某和公婆张某林、刘某英虐待;2019年1月31日,方某洋死亡。2020年1月22日,禹城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称,被告人张某、张某林、刘某英经常对共同生活的被害人方某洋以打、冻、饿、禁闭等手段予以肉体上精神上的摧残,并致使被害人方某洋在营养不良的基础上,受到多次钝性外力作用,导致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死亡,情节恶劣,各被告人行为均已构成虐待罪,应予刑事处罚。其中,判处被告人张某林有期徒刑三年,判处被告人刘某英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判处被告人张某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目前,此案件再审后发回重审,原定于11月19日在山东省禹城市人民法院开庭。但11月18日下午17时左右,方某洋母亲杨某的代理律师张金武发了一条朋友圈称:“开庭延期,望周知!”

关于本案,张金武分析认为,三原审被告人量刑畸低,仅虐待一罪,三被告就该判处六年以上七年以下徒刑。

张律师还透露,方某洋原本精神正常,但因受到虐待而成重度抑郁。方某洋表哥谢树雷也透露,表妹只是反应慢了一点,并无精神异常,其在张家多受限制,结婚四年仅回家过一次,其父亲临死也未能与其见最后一面。而方某洋被虐死后,张家只称其是病死,还派多人阻止他们家属见其遗体。

山东女子因无法怀孕被婆家殴打致死,律师透露被虐待成重度抑郁

方某洋和父母合照

代理律师:仅虐待罪一罪,三被告就该处六年以上七年以下徒刑

“量刑部分,一审量刑肯定是偏低的,不管是构成虐待罪单罪还是构成两个罪,一审量刑时都已经突破了相关的量刑底线,并且他只有一个坦白的情节,坦白的情节一般不超过法定刑减轻的20%,所以说原审量刑是很低的。我们对案件的定性是故意伤害罪和虐待罪两个罪名。”11月17日,被害人方某洋之母杨某的代理律师、山东亿兴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金武说。

关于此案,张律师认为,不能仅仅定性于虐待罪,而应该定性为同时构成了故意伤害罪(致死)与虐待罪。

他分析说,首先,根据现有的证据,三原审被告人经常性地对被害人方某洋殴打、冻饿、禁闭,进行肉体和精神的摧残,该行为已经构成了虐待罪。

其次,三原审被告人长期的虐待使方某洋营养不良仅仅是其死亡的基础,方某洋死亡的根本原因是被告人多次使用钝器击打的故意伤害行为。在本案中,原审被告人作为成年人,自然明知持50厘米长、3厘米宽木棍对虚弱的方某洋进行击打的行为可能会造成方某洋死亡后果的发生,却仍然多次实施这种伤害行为,其对方某洋的死亡在主观上至少是“明知且放任”的间接故意。在客观上,原审被告人最后一次使用钝器击打方某洋的行为已经对方某洋造成了伤害后果,即受到多次钝性外力作用导致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死亡,该行为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

最后,将原审被告人最后一次的伤害行为分离出来后,再将其他的虐待行为进行独立评价,也同样能够满足虐待罪的构成要件,成立虐待罪。因此应该以故意伤害罪(致死)和虐待罪对被告人进行数罪并罚。

张律师说,根据我国刑法相关规定,如果在虐待过程中,行为人超过了虐待的限度,明显有伤害或者杀害的故意,致使被虐待人重伤、死亡的,应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论处。如果行为人在情节恶劣的经常性虐待过程中,其中一次产生伤害或者杀人的故意,进而实施伤害或者杀人行为的,就应该以虐待罪和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等进行数罪并罚。本案原审被告人不应当仅仅承担虐待致人死亡的刑事责任。刑法第260条第二款规定的是虐待罪的结果加重犯,即在虐待过程中,因不慎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法定刑提到为2到7年有期徒刑。这里的致人重伤、死亡必须排除故意的主观心态,而本案原审被告人的行为,在主观上至少是间接故意,不属于“不慎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情形,而且其行为同时构成了故意伤害罪,因而不能仅仅追究其虐待罪致人死亡的刑事责任,而应当以故意伤害罪和虐待罪并处。

张律师还认为,本案三原审被告人的虐待行为持续时间长、手段残忍、性质恶劣,在周边村镇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他们也没有任何悔罪的表现,不积极赔偿,不赔礼道歉,还极尽狡辩,竟然说被害人方某洋存在过错(指责其不孕),其所谓的坦白也只是避重就轻,其所谓的赔偿也仅仅是赔偿了丧葬费,因而他们的行为并不构成从轻的情节,依法应当严惩。

因此,张律师认为,仅虐待罪一罪,三原审被告人就应当处六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罚;仅故意伤害致死被害人方某洋这一行为,依法就应当处十五年以上徒刑。而本案的原审判决量刑明显畸轻。

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年5月6日发布的德州市中院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2020鲁14刑终88号)中看到,被害人方某洋之母杨某提起上诉的两个理由中,其中就包括“三被告人共同虐待方某致死,行为不分主次,且认罪态度不好,不应使用缓刑,对三被告人均应判处五至七年有期徒刑”。而其诉讼代理人提出的三项代理意见中,其中第二条就是,“三被告人均构成虐待罪,被告人张某林、刘某英同时构成故意伤害罪,对二人应数罪并罚。原审判决量刑畸轻,三被告人应判处六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山东女子因无法怀孕被婆家殴打致死,律师透露被虐待成重度抑郁

 

被虐待成重度抑郁症,胆子小或是被疯狂虐待的重要原因

张律师说,像方某洋这样的悲剧,应当是偶有发生的。如果不能够用个案推动法治进步,取得社会警示和教育意义,引导人们学法守法,多关注弱势群体,就还会有类似的事件发生。从该案看,显然极具警示意义。从警方的调查笔录上来看,方某洋一开始精神上并不存在问题,她是在被虐待的过程中导致了重度的抑郁症。

而根据山东商报的报道,方某洋的婆婆刘某英供述时曾说,2016年农历11月18日方某洋与张某结婚后,他们开始都不知道方某洋精神状态不好,再后才发现她行为异常,通过了解才获知她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显然,其认为方某洋有精神疾病在先,而非是被虐待后才出现异常。

方某洋的表哥谢树雷说,表妹是一个很活泼的人,身体也很健康,她精神上并没有问题,只是脑子笨了一些,反应多少会比别人慢一点,但其他方面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表妹也上了学,还读到了小学五年级。

谢树雷说,表妹性格就是胆子特别小。或许正是这个原因,导致她受到虐待或殴打时,不敢进行强烈反抗,或在受到威胁后不敢告诉外人。其公婆和丈夫或正是抓住了她这个弱点,才敢那么肆无忌惮。至于张家说因其不会怀孕而打她或说她原来就有精神疾病,不过是为其罪行开脱的借口而已。

方某洋因胆小而不敢反抗,从被告人的供述中或可窥一斑。根据山东商报的报道,方某洋的婆婆刘某英供述时提到,2019年1月31日事发当天早晨,她的丈夫张某林让方某洋去刷锅,她顶嘴,进而遭到了张某林的殴打。同日上午10时左右, 她让方某洋去洗衣服,方某洋不愿意去,她就拿起棍子打了方某洋的头部、肩膀和腿部。

而据方某洋公公张某林供述称,因为刘某英让方某洋刷锅她不干,刘某英就拿着50公分长、3公分左右宽的一根木棍抽打了方某洋;在10点半的时候他让方某洋宰鱼,她不干,他又用同样的棍子抽了她三四棍。

无论是刷锅,还是宰鱼,方某洋不愿意干时,最厉害的反抗也仅仅是“顶嘴”而已,但仅此便遭到公婆数番痛打,也可见对方的嚣张。

被虐死后家属被告知“病死”,且被拦在门外不让见其遗体

“表妹出嫁时170斤的体重,到被虐待致死后只有60多斤的体重,你可以想象,她受到了多大的折磨,我们想都不敢想。”谢树雷说,此前,他们并不知道表妹在张家被虐待的情况,要是知道了,肯定不管怎样都会把她接回娘家的。

山东女子因无法怀孕被婆家殴打致死,律师透露被虐待成重度抑郁

 

山东女子因无法怀孕被婆家殴打致死,律师透露被虐待成重度抑郁

 

山东女子因无法怀孕被婆家殴打致死,律师透露被虐待成重度抑郁

 

山东女子因无法怀孕被婆家殴打致死,律师透露被虐待成重度抑郁

 

在谢树雷的记忆里,表妹嫁到张家后,仅在结婚后回门时回过一次娘家;此后结婚四年来,便再也没有回去过。舅舅(方某洋的父亲)在世时,因为特别想念女儿,就去张家看望表妹,但去了很多次,张家都以方某洋出去打工了为由,不让他们见面。两年多前舅舅病重时,在重症监护室内抢救了50多天,临死前很想见女儿一面,但张家依旧铁石心肠,还是不让见。他找到派出所进行了协调,还是没有成功。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张家虽然居住在禹城市,方家虽然居住在平原县,但两家的居住地都在两县的交界地带,相距不过5公里,但父亲还是带着遗憾走了。“我舅舅就是想女儿想得忧虑成疾,才得了重症去世的。”谢树雷说。

谢树雷的母亲兄妹三人,她是家中的老大,方某洋的父亲是老二;还有个老三是谢树雷的小舅舅。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小舅舅一直没有结婚,大舅在四五十岁时才结了婚,并且只有这么一个孩子,但如今却被虐待致死了。

“如果你觉得我表妹不行(不能生育),你可以让我们把她带回去。但他们却不让带,他们一直强调要拿回彩礼钱后才能让家人与表妹见面。我小舅舅也答应给其彩礼钱,但前提条件是先见到表妹再说,但他们死活就是不让我们家人见。”谢树雷说。

谢树雷说,表妹被虐待致死后,张家并没有直接通知他们,而是通过其村委会给方家所在的村委会打电话,告知说方某洋生病死了。得到消息后,他们当天晚上赶到张家想见方某洋最后一面,但张家组织了好多人将他们拦在大门外,就是不让他们进屋去看方某洋的遗体。他们即便找了好多人说情,张家还是不同意。这种反常现象,引起了他的警惕。他怀疑表妹的死亡是非正常死亡,就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才发现表妹是被虐待致死的。他们也是在三个多月后,才在县城的殡仪馆见到了表妹的遗体的。

方某洋母亲生活困难,所住房子是扶贫时帮助所盖

谢树雷说,表妹方某洋去世后,他最发愁的就是小舅舅和大舅妈的安置问题。家中就这么一个孩子,原指望她给老人们养老送终,但表妹生前在其大舅病重时,就因为张家的干涉而无法尽孝。在大舅住院的50多天时间里,都是他们这几个外甥在照顾;住院花费的十三四万块钱还是他和小舅舅给张罗的。但小舅舅现在已经快70岁了,也是一身的病,不能外出打工赚钱了,在家种着七八亩田地,每年收入只有几千元钱。这点钱,还不够生病住一次院。现在,小舅舅还得照顾大舅妈。“舅妈精神不好,虽然知道女儿已经死了,但还是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吃得饱睡得着,看不出有什么悲伤的感觉。”

山东女子因无法怀孕被婆家殴打致死,律师透露被虐待成重度抑郁

方某洋和母亲合照

谢树雷说,小舅舅和大舅妈的生活很困难,住的房子还是国家扶贫时帮助盖的,家里的其他收入,只有大舅妈每个月100多元的低保钱。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肯定会有更多的困难。他这个当外甥的,肯定会照顾他们,但他也拖家带口的,能力十分有限,只能偶尔照顾。

“再次开庭后,我的目标就是讨回一个公道,让凶手得到一个应有的制裁,让表妹活着的亲人,她的母亲、叔叔老有所养、老有所依,得到应该得的补偿。”谢树雷说。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年5月6日发布的德州市中院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2020鲁14刑终88号),禹城市法院一审判决张某林、刘某英、张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方某洋之母)丧葬费37562元、误工费3000元、交通费2000元,合计42562元。

“一条鲜活的生命,再不值钱,也不应只值区区不到5万元钱。”谢树雷说,他们不接受这个钱数,也没有去法院认领,而是选择了上诉。

根据上述裁定书显示,方家上诉的其中一条理由便是,“一审判决未支持其要求的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是错误的”。而律师的三项代理意见中,其中一条也是如此表述的。

至于在接下来的庭审中,会提出多少金额的赔偿,谢树雷说,首先,会提到舅妈的生活费问题。舅妈今年55岁,按照中国妇女的平均寿命77~78岁来计算,她到这个年龄应该还有20多年的时间,一年赔偿其1.5万的生活费,应该并不算多。此外,大舅住院花费的十三四万医药费,本应该由作为子女的方某洋来出,但由其叔叔代出了,现在应该让张家拿出这个钱来。至于小舅舅的生活问题,他们这些做外甥的可以解决,在庭审中不会主张。

那么,如果张家三人都被判刑而没有收入的话,其有没有支付赔偿的能力呢?据介绍,张家在其所居住的镇上有一处宅院,该宅院有三四间门面房,且都处于繁华地段,价值应该不低,作为赔偿的资产,应该没有问题。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野牛娱乐网_最新鲜的新闻资讯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加微信
野牛娱乐网 www.qqyen.com 联系QQ:210923338 邮箱:210923338@qq.com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