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四川方言成为学校选修课,课堂画风似乎变得欢快起来

说起四川话,我们似乎每个人都能随口说起有代表性的几句,那魔性的叠词、朗朗上口的腔调,大家恐怕忘不了被四川话魔改版《还珠2》所支配的欢乐吧。

当四川方言成为学校选修课,课堂画风似乎变得欢快起来

但是最有四川的天府新区航空旅游职业学院居然开设了四川方言选修课,通过考试还能获得学分。我们一起来感受下这欢快的课堂氛围吧。

看了视频,是不是对四川话开始好奇起来?

但是我们每天大量的碎片化阅读不能光顾着哈哈一笑,总得从中学点什么。接下来我们就来开始一起了解一下神奇的川化吧。

一、渊源

其实啊,四川方言作为一门古老的语言,发源于上古时期非华夏族语言的古蜀语和古巴语,迄今四川方言的原始层中仍然保留了“坝”(平地)、“姐”(母亲)、“养”(您)等来自上古时期古蜀语和古巴语的词汇。之后四川方言便随巴蜀地区的历史进程和移民更替而不断地发展变化,先是秦灭巴蜀后,巴蜀地区逐步形成属于汉语族但独具特色的巴蜀语。其后在明清时期,由于大量来自湖广等地的移民进入四川,巴蜀语同各地移民方言演变融合而最终形成了现今的四川方言。

当四川方言成为学校选修课,课堂画风似乎变得欢快起来

四川方言

二、语法

除了有一些特有的方言词汇外,语法跟普通话基本一致,能逐字互译。

被动句中的“被”字一般说为“遭”,但此时带有不情愿、不高兴的感情色彩,所以平时被动句使用较少。如“他遭开除了。”普通话中说为“他被开除了。”

当四川方言成为学校选修课,课堂画风似乎变得欢快起来

还有一些比较有特色不能不提的形容词:

白,不说白,说“迅白”;

黑,不说黑,说“黢(qū)黑”;

轻,不说轻,说“捞轻”;

重,不说重,说“帮重”;

快,不说快,说“飞快”;

甜,不说甜,说“抿甜”;

酸,不说酸,说“溜酸”;

倒装现象:“热闹”,要说“闹热”;

“公鸡”“母鸡”,要说“鸡公”“鸡婆”/“鸡母”;

“菜花”要说“花菜”;

“套袖”要说“袖套”等等。

当四川方言成为学校选修课,课堂画风似乎变得欢快起来

三、不学几个词再走?

“你在抓子?”中间的抓子意思是做什么,全句为你在做什么的意思。“抓”是“做啥”的连读;“抓子”就是“做啥子”的连读。

“你抓子老(方言,意味了)?” 其中的“抓子”意味怎么了,全句的意思就是你怎么了?

●扎起(zǎ)——江湖艺人跑场子表演求生活,锣鼓敲响,支持者围拢一圈予以鼓励和帮忙,防止有人使坏,叫做“扎场子”,简称“扎起”。开始表演前,艺人老大抱拳相谢支持者:“多谢各位弟兄为我们扎起”。引申意为“鼓励,支持,帮忙,制止捣乱”。

●雄起——大力展现阳刚之气,拿出自己的最大本领,压倒对方。泛指:加油。

●娃、娃儿、女娃子、男娃儿、弟娃儿、妹娃子——小孩子叫娃儿,女孩叫女娃儿,其余类推。二○年前这个“娃儿”通用于所有年龄阶段,相当于台湾的“男生、女生”,甚至于说老太婆都说“哎呀,人家是女娃儿,你让一下(ha)别个(go四声)嘛。”

●你娃儿——你小子!

●莫——别。 用法:莫来头。意思是没事。

●冇(mó)——没有,冇得。例句:你想啷块?我冇得钱。

●瓜——瓜,“傻瓜”的简称,含义还包括“憨包”之意。男人傻,就叫“瓜娃子”,女人傻,就叫“瓜女子”。中年妇女傻,就叫“瓜婆娘”。这个用法大约从文革中期开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