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在网友声讨一整天后,浙江卫视终于回应了。

27日晚间22点多,浙江卫视发出声明,表示浙江卫视上下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与哀伤之中,并提出将“深刻反思原因,对录制所有环节进行全面检查,更周全地做好节目安全保障工作。”

《追我吧》是否会停播目前还是未知数。数娱梦工厂采访了27日在现场参与录制的观众后得知,27日凌晨事件发生后,《追我吧》就已经停止了一切拍摄工作,“拍摄基地断电,一片漆黑,我们赶紧回了家,根本睡不着。”而参与本期节目录制的陈伟霆等嘉宾白天已经纷纷离开了宁波,后续嘉宾也取消了行程。

距离演员高以翔去世已经过去了接近一整天。根据高以翔经纪公司27日午间发出的声明,高以翔是在“当天凌晨”录制过程中“突然晕厥”,此后送往医院抢救了“近三小时”。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半个小时后姗姗来迟的节目组方声明给出了死因:“心源性猝死”。这一声明强调了节目组现场医护人员“第一时间展开救治”,并未提供证据回应目击网友所称的抢救不及时之说。声明被网友批评避重就轻,引起了强烈反弹。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追我吧》是浙江卫视第四季度重磅打造的夜景追跑竞技综艺,以明星和素人间激烈对抗的追逐战为招牌看点。高以翔的意外去世,再次让综艺节目录制的高强度、高风险成为了话题。

一位参加了本期节目录制的观众向数娱君介绍:“这期节目要求我们26号18点集合,接着排队、上交手机、等待,差不多快20点才开始录制,到发生意外的半夜1:45,嘉宾在寒风中已经录了近6个小时。”根据她的说法,宁波夜间有小雨,现场湿滑,可能也对嘉宾的安全产生了影响。

多位的明星嘉宾公开吐苦水也证明了节目的强度之大,包括一些以爱锻炼健身闻名的明星。

参加了两期《追我吧》的钟楚曦27日忍不住大倒苦水,表示录节目导致“连续三天吃速效救心丸”。她原本是常驻MC之一,然而录制了仅仅两期便坚决退出了节目组。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健身狂魔”陈伟霆是《追我吧》常驻嘉宾,此前也无奈地表示录制这档综艺太难,“我一直说我喜欢运动,但没有说到这个地步,到凌晨还在(跑)”。另一位常驻 MC萧敬腾也直言节目 “挑战很大,累得不行”。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跑男》《极限挑战》一炮而红后,过去几年越来越多卫视、平台推出的户外竞技综艺。为了应对竞争,户外综艺不断在刺激、冒险上加码,节目安全保障能力、设置合理性却屡屡引起争议。不只是《追我吧》,《奔跑吧兄弟》《爸爸去哪儿》等王牌节目都曾遭到粉丝的批评。

与此同时高强度、高负荷录制也成为了普遍现象,台前幕后人员 “连轴转”早就成了家常便饭,就连亲子向的《爸爸去哪儿》都要求要 24 小时全程跟拍。

高以翔的不幸去世“一石激起千层浪”,让《追我吧》节目组和浙江卫视面临不小的舆论压力。更需要关注的是,还有多少综艺以追求把明星虐到体力不支为看点?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让嘉宾叫苦不迭的《追我吧》 到底有多虐?

处在风头浪尖的《追我吧》到底是一档什么样的节目?

节目沿用浙江卫视最常用的两队对抗的形式,以两队追逐过程中不断挑战体能极限为看点。节目对体能的高要求从嘉宾名单就能看出:既有陈伟霆、黄景瑜、萧敬腾等爱好锻炼的男明星,也有邹市明、李小鹏这样的奥运冠军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节目强调的看点也集中在竞技对抗的高强度上,这从几期节目概述就能看出来:

第1期:陈伟霆黄景瑜挑战爬楼 18 层速降 范丞丞宋祖儿 PK 被秒杀

第2期:追逐升级!陈伟霆累到跪地邹市明受伤,黄景瑜 K.O.范丞丞

第3期:跑男家族硬核踢馆 小猎豹郑恺火力全开对战陈伟霆

为了和《跑男》的追逐形成差异,节目设置了更高的难度:追逐之外还要挑战一系列高难度关卡,包括穿越蜂巢虫洞的迷宫、 通过平衡滚筒、螺旋单杠、梅花桩、飞檐走壁、徒手爬高楼等等。

在穿越这一系列装置之后,还有难度系数最高的“爬楼速降”关卡:嘉宾需要吊着威亚一口气爬70米高楼(相当于30层),并从楼顶滑索到另一座高楼,再进行速降。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嘉宾们不仅要通关,还有时间的限制,基本上全程都要奔跑。整个节目录制下来对体力的消耗极大。

即便是奥运冠军也跟不上节奏。皱市明爬楼时一直喊“不行了,我真的跑不动了”,李小鹏也在速降后蹲在地上不停的大喘气,问节目组“能不能歇会儿”。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专业运动员尚且如此,嘉宾更是苦不堪言。黄景瑜和陈伟霆都在第三期节目录制过程中,跑到屁股抽筋,范丞丞和毕雯珺等小鲜肉也都跑吐过,李振宁也被抬到救护车上吸氧,李汶翰更是累到被人背回来。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就连宋雨琦、吴宣仪等女嘉宾也被要求挑战高空速降。吴宣仪从高楼速降后,当场吐了出来。

除了高强度的运动量极其考验嘉宾体能外,更重要的是,这档综艺主打夜景秀,每次都必须在晚上录制,一录就要6到7个小时,动辄通宵。录制安排的合理性引起了粉丝们的普遍质疑。

“我再也不会凑这种录制的热闹了。”一位参与了18号一期《追我吧》录制的观众就向数娱君诉苦,“入冬后宁波半夜的天气很冷,我们观众有大衣可以披,但还是又冷又饿又困。明星还有很多跑动的环节,身穿单薄的运动服装,根本没有精神。”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比起明星,幕后人员更加痛苦。一名参与过户外综艺录制的艺人向数娱君介绍,“我们有的嘉宾不是每天都需要这样通宵录制,回去后补补觉还能缓神。但我很多朋友是综艺节目工作人员, 比如摄像、导播、导演和后期,他们更辛苦,几乎每天都在熬夜加班。”

如果说高强度运动是竞技的必然,防护措施是否有跟上?《追我吧》此前播出的一期中,嘉宾姚明明差点在速降的环节没扣上安全带,几近酿成意外。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明年8档户外竞技综艺扎堆,真的安全吗?

这并不是综艺节目第一次发生人身伤亡事故,很多户外综艺打着“体验”和“挑战” ,明星被虐成了重要卖点,让这类节目成了意外高发区。

2013年的《中国星跳跃》,释小龙团队就有一名年仅18岁的工作人员意外溺水身亡;2015 年的《真正男子汉》,王宝强右腿腓骨骨折,最终打了8个钢钉, 在家修养了好几个月;2016年《极速前进》第三季中,张哲瀚眉骨受伤缝了7针。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录制了7年的《奔跑吧!兄弟》更是状况不断,李晨手臂受伤缝了9针、眉骨受伤缝了22 针,Angelababy手指受伤至变形,鹿晗扭伤了腰、王祖蓝崴了脚, 邓超也手臂骨折过,每个常驻嘉宾都可谓是伤痕累累。

从《奔跑吧!兄弟》到今年的《追我吧》,难度和危险系数不断提升,娱乐性和趣味性却并没见长,竞技综艺的“刺激”最终变了味。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除了浙江卫视的这两档节目外,热门的户外竞技综艺还有东方卫视录制的 《越野千里》和已经 5 季的《极限挑战》,腾讯视频在今年推出的《极限青春》, 芒果 TV 之前播放的《勇敢的世界》。

2020 年作为“体育大年”,同时是奥运年和足球年,户外竞技综艺自然少不了。数娱梦工厂注意到,《海上西行记》《热血的青春》《极限青春》等至少8档主打冒险、竞技、体育的综艺即将到来。

此次高以翔的意外发生,是否会对蜂拥而至的户外竞技综艺产生影响?目前可以确定的是,《追我吧》节目组和浙江卫视近期将会承受不小的压力。即使是监管方对同类节目没有提出专项要求,平台方出于安全考虑也不得不强化安全措施,考虑各环节的风险。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为什么录综艺成了门“苦差事”?

即便不是竞技类综艺,综艺节目的高强度也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在招商不景气的环境下,很多综艺节目不断削减成本,压缩时间成本便是其中一个方向。即便是被戏称为“坐着聊天把钱赚了”的棚内综艺,现在很多节目录制时间也越来越长。

数娱梦工厂了解,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很多棚综录制基本上关键环节都要来回反复录,用同一段录4到5遍,很多节目都要录制到第二天的 3、4点。

为了控制制作成本,很多节目基本不在北上广深进行录制,都在附近城市或郊区的影视基地完成拍摄,这意味着明星嘉宾、幕后工作人员、群演观众都要付出更多的交通时间成本。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吐槽大会》观众招募就明确提醒:录制时间较长,请谨慎报名)

为了缩减交通和住宿成本,综艺节目组的节目统筹倾向于招募当地居民,给予一天50到100元的费用,参与节目群演录制,或在现场观看节目。

《中国好舞蹈》 就找了很多上海歌舞剧团的学员,录完节目后就回家。《王牌对王牌》则通过流量明星吸引粉丝报名,免费的录制名额常常供不应求,粉丝互动也会更加热情。

上周刚去嘉善影视综艺产业园参加《蒙面歌王猜猜猜4》录制的小A,称自己“为爱发电”,支持偶像才能坚持到了第二天凌晨。

“21号下午5点集合,7点多陆续存包,9点开始录制,最后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凌晨4点,整整录制了7个小时,嘉宾、主持人和台下观众都蔫巴了。我刚开始还能很热情的欢迎偶像,到后面整个人浑身没劲,回来后歇了好久才好转过来。”

《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等户外综艺难度更大。不谈明星的身价,单独考虑制作成本,户外综艺由于移动拍摄需要更多的人工和摄像器材,成本自然更高。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爸爸去哪儿》节目组摄影大哥以“能跑”而出名。“《爸爸去哪儿》有10个对象,需要30个定点机位加15个机动机位,保证24小时跟拍,这些还都是最理想状态下的理论值,费用自然也非常高。”

像《追我吧》为了追求不可复制的实景体验感,节目组大手笔直接“包下一座城”,把各种大型闯关装置装在了宁波CBD,整个节目装置、舞美搭建费用超过了1亿。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高投入之下,为了获得高回报,越来越多综艺选择了让明星嘉宾集中录制,一次拍摄经常连续几天、黑白颠倒,所有人的睡眠时间都很有限。《追我吧》节目组与艺人签订的合约中甚至明确知会“节目竞演存在激烈竞争之情形,可能会给乙方将造成生理、心理负担。”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不过这一切都与高以翔无关了。他的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了26号的凌晨,还在宣传《彩虹的重力》,这部剧11月20日刚刚完结。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高以翔的待播项目仅剩一部剧《怪你过分美丽》,由他担任男主角,秦岚出演女主角。这部剧8月29日宣布杀青。接近剧方的相关人士27日向数娱君表示,“这部剧还是会按照计划, 在近期播出,基本不受此次事件的影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