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业平均月薪9423元,但并非人人都是李佳琦李子柒

“OMG,买它!”,“这也太好看了吧!”2019年很少有人不知道“口红一哥”李佳琦和他的口头禅。据说,少有女人能从李佳琦直播间不花钱走出来,“带货一哥”李佳琦2019年赚了上亿元。

但并非人人都是李佳琦,除了李佳琦、李子柒等头部“网红”外,短视频和直播领域的普通求职者的收入如何?岗位有哪些?有多少人想进入这个行业?

智联招聘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直播的平均薪酬为9423元/月,短视频为7454元/月。

直播业平均月薪9423元,但并非人人都是李佳琦李子柒

其中,主播的薪资相对较高,拉高了直播行业的平均薪资水平。但随着近两年直播领域的规范整顿和回归理性,招聘薪资也有回调,2019年三季度的平均招聘薪酬较2017年三季度下降了6.59%,短视频则是提高了12.98%。

由于主播的IP号召力直接左右直播流量,其流量变现能力也是企业与平台合作的首要考量。因此对直播平台、MCN机构等运营机构而言,“能带货”的主播多多益善。报告称,2019年三季度主播的招聘岗位数占整个直播行业的47.69%,接近一半。

除了主播,创意策划属性的视频策划、编剧、编导岗位薪酬也不赖,招聘薪酬分别为8075元/月、7881元/月、7751元/月,这要高于视频拍摄/后期制作。

直播业平均月薪9423元,但并非人人都是李佳琦李子柒

智联招聘表示,从人才端看,在招聘平台上求职的直播运营和直播助理类人才较多。而从招聘方来看,2019年三季度,短视频行业招聘职位数同比增长了325.28%,高于直播行业的127.50%。

人才需求和供给均在高速增长的同时,短视频行业的求职竞争也相对激烈,平均每个岗位会收到21份简历。这些应聘者中不知是否会有下一个李佳琦?

延伸阅读:

直播行业:从蛮荒疯长迈向阳光精进

同质化是直播平台的又一个软肋。这使任何一个直播平台都很难建立起必要的市场壁垒,并由此不得不面临持续激烈的竞争挤压,而观众很容易产生审美疲劳,最终“用脚投票”。要知道,各大直播平台的用户主要是大学生及城市青年,而这个人群恰是对新奇事物敏感度最高并且最容易在不同目标之间迁移与转换的群体。

偏偏在此时直播又遭遇短视频这个强劲对手。短视频内容更短,使用方式更快捷,更适合移动互联时代人们对碎片化时间的管理。短视频完全“去中心化”,在内容推送上不再以“人”为主,只要充满新奇的创意就能获得用户认可,这实际代表着一种网络直播情景下PGC(专家生产内容)向短视频环境下UGC更大尺度的转移。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新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目前74.1%的网民使用短视频应用,各热门短视频应用的用户规模达5.94亿,超过了直播用户。

当然,网络直播的生存环境日益严峻,并不等于说已碰到了商业天花板,最多只能说走完蛮荒无序的上半场,进入深耕细作的下半场。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目前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5亿,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401,呈上行态势,市场空间依然很大。对此,艾瑞咨询《中国泛娱乐直播平台发展盘点报告》指出,在顶峰期,国内直播市场规模为208.3亿元,而今年将扩至872.6亿元,增长319%,对应的直播用户规模将达5.01亿。

动态审视,网络直播行业未来或将呈现出两大主要特征。一方面,行业深度洗牌,流量资源向头部集中。

另一方面,“直播+”将成最清晰的市场主线。直播或尝试与广电机构合作,在直播综艺、电影宣发等方面拓展出相应时空,并试水培训、医美及社区运营,与AR、MR及AI等展开更紧密的合作。有理由相信,技术对网络直播的赋能才刚刚开始,未来还有更大的辐射与嵌入空间。

发表评论: